当前位置:233小说网 > 历史 > 锦衣为王 > 第697章 新时代(大结局)

第697章 新时代(大结局)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????张佳木对整个大明的重要性,毋庸讳言。

????不要说一个李贤,便是一打李贤,也是比不了的。

????现在的文官集团还脆弱,议院的法理性还没有完备,张佳木仍然是一家独大。

????从实力到威望,仍是如此。

????而且,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止是一个权臣,在历朝历代,只有开国帝王才能改变帝国运行的轨迹,重新制订一套大家都遵守的规矩,而张佳木,现在就是一个替大明制定新规矩的人。

????这样的人,也自是值得整个宫禁都大门洞开,等候着他的到来。

????一路直入,到得乾清宫正殿前,已经有数十勋戚从殿内出来,不少人脸带泪痕,或是双眼通红。

????见张佳木过来,小英国公等几个勋戚上前来,彼此也不见礼,只低声道:“这一回怕是拖不过去了。”

????张佳木也是心中一沉,有一股说不出的难受。

????当下转回身去,向李成桂令道:“持我令,诏赦锦衣卫狱犯人,除犯十恶者,余皆赦之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“还有!”张佳木厉声叫住李成桂,又道:“快年关了,晓谕顺天府地方,京师每家每户,按丁口赐每男酒一斤,肉十斤。款项,由大都督府的总务司出。”

????李贤虽在一边,但张佳木也不及商量了,皇帝于他,实有大恩。数年前太子被废一事,还不算他亏欠皇帝,但贵妃被逼死,宫中权阉被一扫而空,诛刘用诚,并四卫旗勇军,请立他为大都督,这都是按着皇帝的头做的。

????对皇帝来说,被臣手这么逼迫,心中凄苦自是难言。

????而以后重立三省,大权被侵削,军权又在张佳木的手中,皇帝竟是渐渐无事可做了。这心中的苦闷,更是难言。

????加上贵妃自缢,太子被废的心理上的打击,皇帝的身体迅速跨了下来,可能是肺病的一种,拖到今天,看来是不治了。

????他这般吩咐,也实在是情绪上的宣泄了。

????等李成桂最后要转身的时候,张佳木想了想,终道:“派人回去问公主,要来不要,要来的话,护送她来。”

????公主是嫁鸡随鸡,太子被废后与宫中几乎不同立场,所以皇帝表面客气,心中不喜,所以连女儿的面也不大愿见了。

????如今临终,怕是公主也会飞奔来见一面吧。

????把诸事做完,张佳木才赶至殿前,除掉佩剑,轻轻踏步而入。

????皇帝住在东暖阁中,张佳木一路过去,内侍和宫女们似乎都知道要有大变,一个个屏息静气,躬下身去。

????待进了暖阁,却见是皇帝躺在床上,房中灯火通明,两个太医跪在地下,双手撑在地上,却都是垂首不语。

????至于皇后自然也在,此时却是神色凄然,泪如雨下。

????皇太子侍立在皇帝身前,亦是一脸的惶恐之色,见张佳木踏步进来,原本的德王,现任的皇太子,竟是身上一抖。

????“你来了?”皇帝被两个宫人扶了起来,看起来面色红润,说话沉稳有力,竟是没有病的样子。

????但张佳木知道,越是如此就越发的危险。

????当下忍不住眼泪,轻声向太医问道:“皇上身子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明廷之中的太医,委实是废物无用。但张佳木管得了外朝,内廷的事却为了避嫌不好插手太深,于是积弊犹在,遇病只知道用四君子汤一类不管用的汤药来敷衍,好人也拖坏了身子,况且皇帝身体积弱久矣。

????“没用的废物!”张佳木大怒,恨不得叫人拖出去杀之。

????“你倒不要怪他们。”皇帝神采奕奕的道:“积弊如此,况且朕是本源病,治得了病,治不了命。”

????“皇上请珍重,臣会叫人博选名医,不要这起子废物治,皇上一定会转危为安。”

????事到如今,张佳木虽是安慰,但也知道无济于事了。

????“朕必死无疑,时间不多,难道还要听你这些无用的话?”

????皇帝终于发火,向着张佳木道:“不必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,朕叫你来,只是来吩咐身后之事。”

????“是,皇上请说。”

????“叫李贤也进来。”

????“臣李贤,叩见皇上。”

????李贤自然也就是在殿外等候,听得皇帝的话,便是立时进来。

????皇帝只向李贤点了点头,然后便道:“卿替我拟诏吧。”

????“是,臣遵旨。”

????这样说自是要拟遗诏,李贤不敢怠慢,立时便叫人准备笔墨。

????皇帝却走向着张佳木微微一笑,语气虽虚弱,但却是很清楚的道:“卿应该是三百年一出的人物,怎么现在就降生在我大明?以卿之才,对天下之所为之事,这天子之位,该当是卿的。李贤,写朕旨意,朕百年之后,皇位可不必由皇太子接任,而由张佳木即位为帝,亲藩勋戚,不得复有异议!”

????声音虽轻,两人却都是悚然而惊。

????皇帝得意的一笑,看向两人,笑道:“朕没有伏刀斧手……就算想,也是有心无力。不过,佳木你也不必装作了,难道以你的权势,与帝王何异?”

????“皇上……”李贤痛呼一声,却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。

????而张佳木,却唯有沉默不语。

????“朕这个儿子,才具朕自己知道。佳木自是说过不愿反逆的话,公主进宫时,都和朕说过,朕,全知道……”

????“皇上既然知道,就该知道臣并无异志。”

????“你无异志,然则,无其名而有其实……大明实际就在你的掌控之下,朕心中郁郁,实在是不愿为汉献帝!”

????张佳木倒没有想到,皇帝心中积郁竟有如此之深!

????但细细一想,也就不奇怪了。君君臣臣,父父乎乎。不论臣和子做了多少,做的多好,身为君父的人只会觉得理所当然。

????而臣子能凌驾于君父之上,对君父来说,则是一种不可开解的羞辱!

????果然,皇帝接着说道:“你没有异志,是朕对你有恩。朕的儿子无你无恩,如果他老实听话,还不失富贵闲散天子,但在你身后,就难说的很了。况且,为天子者,一心想着要权柄操于自己之手,岂愿大权旁落?朕的这个儿子,要是将来和你过不去,你会不会留他一命?”

????张佳木面色铁青,看向太子,却只能不发一语。

????如果真有那样的事,他确实是没有办法做眼前的保证。就算皇帝就快死去,他也不会欺骗对方。

????“就是这样喽。”皇帝说着如此大事,神色却很轻松,看来,确实也是考虑良久。

????当下看向张佳木,笑道:“天子就得有天子的做法,佳木,这身黄袍,看来你是穿定了的。”

????“不,不,臣不会!”

????“那,又是何苦呃……”皇帝说出了自己心中隐忧,已经是疲惫不堪,他躺了下去,低声道:“亲藩你必定也有后手,你连士伸都要动,更不提我大明各地的亲藩了。朕之诸子,可以削号,减地,撤出王府,只要不失富贵闲人就走了……你有其实,也自然要居其位,不然朕的一家子,都是笑话……”

????张佳木听着他的话,却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是好。

????什么是虚君立宪,这个观点,要如何说的清楚?

????皇帝却只是顺着自己的意思,继续说着:“朕死后,不要人殉葬,太残忍了!”

????“是!”张佳木眼中含泪,答应着。

????“二十七天除服,不要禁止都中百姓宴饮作乐了,一人之死,万人之哀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酬”

????“是,往理会得。”

????“朕要去见列祖列宗了,朕是不肖子孙……”

????到此时,张佳木亦是无法再听下去,而眼前太子,却走向自己深深揖了下去。

????便是皇后,也是不敢当自己之面。

????回想当初南宫岁月,他却是百感交集,不知道说什么是好。

????当下索性出得殿来,到乾清宫的平台之上,任凭寒风呼啸,他却是不管不顾,只是站在空旷的平台之上,垂首不语。

????人生至此,还没有比这个选择更难的了。

????要如何做?

????最高的权力就摆在眼前,凭自己现在的实力,人望,一跃可过。

????天与不取,是不是太愚了一些?

????凭自己的能力,彻底掌控大明这艘大船,可以顺畅的航行下去,不会有任何的意外。

????在眼前,英国公等人也是知道了皇帝的决定,但适才他进来时,却是无人表示反对。

????虽然有人面露怒色,但更多的是无奈。显然,他的决定众人会遵从,不会有人做什么反抗的事了。

????皇冠和龙袍,就在眼前,他却是迷茫了。

????就在此时,马蹄声得得响起,一个卫士不顾阻挡,疯狂奔骑而至。

????在禁宫之中,一路骑马赶至乾清宫门之内,哪怕是张佳木也没有这么做过。

????“是谁,如此大胆!”他沉下脸去,正是心绪不佳之时,若不是有必要的理由,此人就死定了。

????“大人,是我。”声音沉稳,但透着掩不住的喜气。

????“是庄鸣?”

????来者是派到天津原锦衣卫衙门当指挥的庄鸣,失去一臂,又看厌了宫斗,庄鸣自愿出外镇守。

????“你来做什么?”张佳木心中一动,问。

????“回大人”庄鸣虽断了一臂,走上来的步伐却是沉稳无比,一边走,他一边笑,等到了张佳木身前时,却不知道笑了多少声。

????“快说!”张佳木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却需要庄小六亲口的解答。

????“大人,是徐穆尘回来了。”庄鸣止住笑,正色道:“他们还在下船,徐穆尘叫我来回大人……他,幸不辱命!”

????张佳木头脑间一时全是空白。半响过后,才抓住庄鸣胳臂,喝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????“他说,恭喜大人,历数年之功,他把大人要的东西,全部带了回来。他说,到了那里才知道,天地之大,还有,大人所要之物,又是何等重要。”

????“嗯,嗯!”张佳木转着身子,就在原地转来转去,脸上神情简直就有若疯狂。

????一边的勋戚们哪曾见他如此模样,一个个自是吓的傻了。

????众人原本还想上前劝进,此时自是远远避开,一个字也不敢说了。

????“请大人速到天津吧!”庄鸣催道:“我也是见了船上诸物后,才知道天地之大,物产之丰,而我之前,真真是井底之蛙!”

????“可这里也有要事……”

????“大人,有什么比天津更重要的事?”

????张佳木一征,微一沉吟。片刻之后,他心中似是去了一块大石,变的透亮无比。他哈哈一笑,抓着庄鸣残臂,道:“辛苦十年,为的就是今天,差点被疯迷了过去。你小子,最后到底还是你来破我心中魔障!”

????他看向四周,大喝道:“吾连夜赶去天津,告诉皇上,我不会篡位,永为大明之臣。告诉他,请皇太子封我为王,晋位太师,因为我有更大的权柄,我有利在华夏千秋的大事,顾不得大明一家了!告诉他,大明列祖列宗可以血食不绝,自古无不亡之国,但大明可永存千秋,问他,愿不愿拿那劳什子乾纲独断来换!”

????说完,却是与庄鸣一并而出,并骑上马,连从人也不及等,马鞭连挥,哈哈大笑声中,却是一路疾驰而出!

????一瞬之间,整个宫禁,整个大明,俱是在他身后。

????在场所有人都是目驰神摇,而所有人都是有所明悟:一个新时代已经正式开始了!

????终于结束了。

????(全书完)
添加书签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投推荐票错误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