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233小说网 > 历史 > 锦衣为王 > 第374章 族诛

第374章 族诛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????这其实也是任怨由来已久的抱怨了,不止一次。所以王勇和年锡之只是听的暗笑,连王英也是用爱莫能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哥哥。而王增先是听的好笑,再下来,却也又有些惊叹于张佳木在缇骑和幼军等武力上的投入了。

????他心中又是忍不住起疑,虽说不是大明极盛之时,但现在九边的精兵很多,蒙古不敢内犯,海内无敌,他经营这么多的直属武力,却又是为什么呢?

????“你不要急。”张佳木这一回到是没有顾左右而言它,只是笑道:“缇骑只三百人,现在在队中学习的也不过二三百人,等再过一两年,缇骑有千人左右时,不是宣大,就是延绥,或是辽东,反正派你们到前方去打上一打,也就是了。”

????“好,这可是说定了。”任怨因为徐穆尘的信而大起牢骚。确实,以他之能,还有武志文刘绢等人的实力,都是武者中的健者,佼佼之才,却只能去系捕那些根本不敢抵抗的文吏,这么的大材小用,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,不仅任怨别扭,缇骑之中,自己也甚觉遗憾。

????他们的具甲,确实是各部中最精良的,所用的战马,也是朝廷在河套一带放养的大马,每匹都在五六百斤左右,或是更高更重。任怨那匹枣红马,实在也是难得的良驹,八百多斤上下,一米六以上的高度,任怨这样的大个头具甲于其上,真的是威风凛凛,倍增杀气。

????马匹,具甲,武器,训练,还有人才,都是个顶个的一时之选。因为缇骑要骑马,选用的人才都是一时之选,京师和直隶,还有宣大蓟镇辽东一带的中下级武官家中的子弟多有报名,而选拔则是百中选一,非识文断字,又能骑劣马,开强弓,而又熟读兵书者,再加上性情坚毅果决者,不能入选。

????光是身高一条,就不知道涮下多少人,所有缇骑,都是当时的雄长伟壮的少年才有资格加入,屡次招收,条件优厚到让普通的低级武官都羡慕的地步———但仍然入职者寥寥,选拔的条件实在是太严了。

????倒也不怪严格,缇骑的入选条件,比起即将要开办的锦衣卫社学都还要高的多,月支粮米和粗细布,要紧的是,还会实发银子做为俸禄。这一点来说,比起幼军和锦衣卫普通的校尉来,都是强过太多了。

????“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?”听到张佳木和任怨的话,王增倒是释然的多了。张佳木打算北上邀击瓦刺诸部,打击兀良哈三卫,这都是已经在朝野传言的事,听说他曾经几次和皇帝请求,打算带幼军和锦衣卫中的优秀校尉北上督师出击,但皇帝已经有明言,幼军可以北上,但也应是最少十年之后,而锦衣卫原本就不负责战事,此后自然也不允锦衣卫去行征伐之事。

????不过,现在张佳木允诺派缇骑到九边做战,看来,还是说服了皇帝了。

????其实大同总兵官石彪的事,王增也是屡有耳闻。这几个月来,石彪的很多不法事都被京师知闻,听说这是锦衣卫在大同的暗桩之劳,每天都会把石彪的行踪报上,其中自然有不少干犯律令的地方。现在皇帝对石家叔侄手握重兵已经非常忌惮,只是皇帝念旧,还顾念着当年旧情,而且他复位之前和复位之初,石家是最先出来支持,甚至如果没有张佳木等人夺门,石家已经打算行动。这样的情份,一下子抛掉,似乎也为难了一些。

????五月的时候,皇帝曾因石亨傲慢无礼而觉得苦恼。况且,因为当时石亨推荐的兵部尚书徐汝言不称职而大发雷霆,徐汝言上任之后,兵备不修,边关连连有警,弄的皇帝头疼无比。后来罢徐汝言职,命锦衣卫查抄其家,结果查出私产无数,金银如山。

????当是时圣驾亲临,查看徐府家产,很多公卿大臣都在场,皇帝指着堆积如山的金银珠玉,怒道:“于谦为兵部多年,查抄时无有一文钱的私产,此人任职才几天,就已经积蓄如此多的财物,岂有是理”

????此语一出,大家都知道徐汝言完了,张佳木也顺势把年富给推了出来,顺理成章的接了徐汝言的位子。

????皇帝在罢免徐汝言的同时,不免对石亨等辈也感觉厌烦,因此请教李贤,故意放出口风,后来索性就叫左右长安门和左右顺门的守门宦官,无事不得放总兵官入内。

????现在来说,石亨失宠的迹象已经开始明显,石家叔侄不自安的情形也是昭然若揭了。

????如果换了一般大臣,皇帝才不会理会。但石亨也罢了,石彪可是有名的凶残不法,什么事也干的出来的亡命之徒,麾下十万精锐,骑兵就有数万人,当时的大同是边防重镇,有天下精兵齐聚大同之说。

????如果公然动了石亨或是意图罢免石彪,天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?

????皇帝允许缇骑到边塞行动,一则是允了张佳木练兵的打算,这个信臣和驸马将来如果不执掌锦衣卫的话,给张佳木一些用兵的经验,叫他来执掌左府或是右府,再执宗人府,以驸马拜爵,比当一个指挥使要风光和安全的多了。

????看来,皇帝也是疼惜女儿,已经不大愿意叫张佳木长留在锦衣卫使这个位子上了。

????这个位子,看似风光,其实是在火炉上烤。张佳木是长袖善舞,很多危机都是叫他在无形之中就化解开去,就算如此,也是很不容易了。

????公卿勋戚不满他在很多细务上的多事,比如前日,安乡伯张府的下人驾车挟弓箭出城田猎,此事原本该巡城御史或是顺天府来管,但当时无人过问,锦衣卫反应又快,车还没有出城,车夫和车上的人就已经被校尉们拿下了。

????结果此事奏上,家仆们被痛责,安乡伯府也弄的灰头土脸,后来在彭城伯府的宴会上,正好与张佳木相遇,安乡伯的脸色,自然就很难看了。

????再有英国公府,也曾经因为丈量土地时多占了百姓的庄田被人上告,此等事正是锦衣卫该管,当然要上报,虽然皇帝诏不问,英国公见了张佳木也未说什么,但此等事如果多了的话,彼此多生嫌隙之后反面成仇,几乎也是必然之事。

????还有人告奸西宁侯府谋反,家中蓄积藏有甲兵,张佳木亲自带队打开侯府清查,最后是一场虚惊,查明西宁侯府并无反意,但芥蒂已成,西宁侯府只要张佳木还任职指挥,也就不要想上门去做客了。

????得罪文臣是指挥使的责任,得罪公卿勋戚几乎也是必然,再加上监视武职官,锦衣卫是皇帝的亲信,可得罪的人就海了去了。

????历代的锦衣卫使,几乎全部都没有好下场,原因就是如此了。

????想到这,王增心中大感轻松,因抚额向着张佳木道:“叫任九赶紧去吧,打开局面,你再去立上一两次功,尚主之后,就可以真正拜爵掌左府了。”

????“嗯,亦是吾之愿也。”张佳木和这个好友,似乎也不便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了。执掌左右府当然是看起来实权在握,但左右府中都督甚多,彼此牵扯掣肘,根本无法自专。说是掌左右府,其实只是闲差罢了。

????这个锦衣卫使,虽然看起来危险,但只要好好做下去,立功越多,地位越高,权势越重,则敢于和他做对的人越少。

????大明的权臣,他也听说过几位,哪一个不是如此?凭什么张居正能行,严太师可以,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?

????要说效力卖命,从祖上到他这里,对大明可以算是忠心耿耿。

????自己内心的这一点变化,以前倒是没有过,不过,突然浮上心头,他也没有觉得什么别扭,只是顺其自然的这么想着。

????王增倒是没有想到张佳木心中是这样的想法,这会子心情一松,也是真正羡慕起徐穆尘来,因笑道:“这厮砍翻了人家之后,又是怎么样了?”

????年锡之笑道:“一招得手,其余人自然也进来了,刘海房中还有侍寝的小妾,也被砍死。院中厢房有刘海一子一女,闻声出来,也被众人乱斧砍死,其母,妻,在房中惊号,亦被诛除。还有几个佣仆,并死于乱斧之下。他们一边砍杀,一边沿旧路出来,沿途虽然有军户鸣鼓鼓噪,但刘海驭下太严,又过于贪暴,所以尽管家人拼命护卫,其余的军士却根本不愿拼命,徐兄带着人沿旧部出去,一路都有接应警戒,杀完人后,又轻松出来,底下就是一些细务交待,无甚说得了。”

????“真的族诛了啊……”刚刚叫的最凶的就是王勇,但此时听到刘海全家被诛时,又是惨死在利斧之下,想着凌晨之时,睡梦正酣之时,却突然利斧加身,身首两处,就算明知刘海是死有余辜,王勇仍然是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战。

????他都是如此,一直笑嘻嘻的王英早就是面若白纸,身体都摇摇晃晃,显现出不能支的样子来了。
添加书签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投推荐票错误举报